第246章 反攻计番外之师徒之情

小说:弃女反攻计 作者:冷倾青
    永安五年夏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刘平安小声地在公子无亏耳边说道,“据丫鬟们说,王后这几日屏退所有人,不知道在做什么东西,任何人不得接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百忙之中的陛下放下手里的奏本,对王后的行为充满了好奇,“现在呢?也在鬼鬼祟祟?”

    鬼鬼祟祟?刘平安笑了,“嗯。”答道。

    “走,去瞧瞧,别让人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于是这一主一仆一前一后,向王后的宫殿走去,甚至屏住呼吸,在辰凌的身后偷偷接近,然后轻轻地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辰凌一惊,同时“哎呀”一声吃痛地捂住手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原本只是好玩,如今吓得脸色发白,心疼地看过去,“怎么了凌儿?”再一看她手里正在绣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,“这些事情你不必亲自动手,叫绣娘做就好了啊!”

    辰凌白了他一眼,她才不想告诉他她在做什么,伸出手指,“疼。”

    公子无亏握着她的手再也不说什么,赶紧吹了吹,“不疼不疼。”

    辰凌笑了笑,公子无亏借故赖在她房中半个时辰才走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辰凌一脸娇羞地拿着一个盒子,对着刚刚吃完晚膳的公子无亏说道,“琪霖,你生辰快到了,我送给你一个礼物,额,你答应我,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公子无亏睁大眼睛,有礼物,“好,我怎么会嫌弃?只要是凌儿送的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辰凌别过头,把东西奉上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好奇地打开盖子,竟看到一个绣好的荷包,就听辰凌这时说道,“在墓地里互许终身的时候,我曾说要为你绣一个荷包补给你,我绣了好久,可是还是好丑……”

    公子无亏拿起荷包,真的绣得好丑,可是,却是她用心绣的,“凌儿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辰凌面色一红,小声说道,“不过,你可别戴在身上,太丑了。”

    公子无亏伸手搂住她,“凌儿,你这么好,我怎么办,好想与你归隐山林,要不,我们跑路吧?”

    “跑……跑路?”谁会相信这是大齐的帝王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,大婚以后,你说蜜月,却跑去找安若邪,难道不该去走走吗?就走两天,哦不,走五天,如何?”公子无亏满脸期待,问道。

    一提到蜜月她就满是愧疚,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日,两个人偷偷出了宫,脱掉宫人的衣服,换了一身备好的成衣,她低头一看,看见他腰上的荷包一愣,正是她绣的,伸手就要抢过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一下挡开她的手,“夫人,不经过允许就拿,那叫窃。”

    辰凌瞪着眼睛,他平日里那么忙,身手怎么一点也没退步?“你答应我的,不放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可没有答应,我只是抱住了你。”

    辰凌皱眉一想,确实如此,“啊啊啊,你玩赖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夫人,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公子无亏因有要事处理,不得不提早结束这段旅程。

    同年深秋。

    一个僻静的院落,院子里木芙蓉盛开,满是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墨倾城来到院门前,他来这里几次了,见的是曾经敌对的三皇子,如今的齐王,两个人只是下棋品茗,那人从不用自己出谋划策,仿若只是朋友,他摇了摇头,眼里满是对那人的欣赏,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有一种人确实有种魅力,接近之后便会被吸引,从而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一愣,见院中竟然摆了几道菜,今天还有晚宴吗?

    这时就听到里面有个轻快的声音说道,“琪霖,这么早?”端着一道菜就走了出来,见到院中落座的人一愣,一瞬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,难怪她临出门前琪霖特别嘱咐让她多做几道菜,原来,是师父来了。

    她眼睛有些湿润,这几年琪霖与师父的关系倒是越来越好,可她与师父间却有了一道无形的沟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尝尝,徒儿做的菜还可口吗?”

    墨倾城眼眸低垂,一瞬间想明白所有,难怪琪霖与他交好,难怪每次都约在这里下棋却从不谈凌儿,原来都是在为今天师徒相见做准备。

    琪霖,你有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曾经对不住凌儿,如今,倒是不知该如何亲近了。

    伸出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,确实很美味,快赶上酒楼师傅的手艺了。

    这时他便听到身后有推门的声音,那人嘴角一抹淡笑,“倾城,你到了。”

    墨倾城站起身子,善言辞的他一瞬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微微笑了,“怎么样,凌儿做的菜是不是非常好吃?”

    墨倾城点点头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落座,接着说道,“从前有个人同我说,人生苦短,要及时行乐。”他没有再多说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事情,我们都懂,只是迈不开那一步罢了。

    墨倾城为他倒了一杯茶,他年纪比自己小,却比自己活得更血性更自我也更洒脱。

    这时,辰凌也做好了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,坐在桌边,举止有些无措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道,“你们若是想喝酒也无妨,不用顾及我。”

    这师徒二人同时摇头,气氛仍旧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有公子无亏在中间缓和气氛,这师徒二人才渐渐回到最初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平安来到公子无亏的耳边,说了两句话,公子无亏点点头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辰平一身端庄的女官长裙,端着木盒走了进来,她毫无表情,仿若不认识辰凌,也不认识墨倾城一般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今天的急奏。”

    公子无亏拿起奏本看了又看,然后拿起笔批示。

    辰平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批示后,装回盒子里。

    辰平捧起盒子,正要告辞离开,却突然亮出匕首向公子无亏刺去,辰凌看到一惊,扑在公子无亏的面前,公子无亏伸出胳膊护住了她,辰平的匕首刺在他的胳膊上,血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辰平不会武功,所以速度慢,若是武林高手,公子无亏此时已毙命。

    刘平安吓出一身冷汗,早已出手控制住辰平。

    公子无亏捂着伤口,冷眼看着辰平。

    辰凌看着公子无亏受伤的胳膊,当即怒极,他好不容易气色才好一些,如今又受了伤,而且若不是因为她,辰平怎么会被作为女官放在宫中,她抄起匕首横在辰平的颈间,“为什么?为什么伤他?”

    辰平隐忍了几年,如今事败,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她冷冷笑道,“为什么,你还问我为什么?凭什么你享受荣华富贵,而我,却活得如此卑微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,你动手吧!”

    辰凌怒着扬起匕首。

    “凌儿,住手。”公子无亏脸色有些苍白,失血令他渐好的身体又出了问题,“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墨倾城说道,“把她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公子无亏点点头。

    辰平有些怔怔的,他为什么会饶了自己?

    辰凌面色有些难看,她何尝不知琪霖为何饶过辰平,还不是看在辰平是自己姐姐的份上,她扔掉匕首,扶着他受伤的胳膊,“我们回宫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公子无亏应道,看向墨倾城,“看来,只能下次再聚了。”

    墨倾城淡淡一笑,“倾城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墨倾城眼睛瞟向辰凌,只一眼辰凌便知道,她的师父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感激地看向琪霖,人生得此良人,足矣。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