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 尾声

    这次谈话过后,胡小迪和叶辰的关系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。

    不知道谁激醒了胡小迪的慈悲心怀,还是什么,现在胡小迪每次看到叶辰,目光里总是会不自觉的流露出慈爱和心疼,仿佛化身成为一位老母亲。

    好几次叶辰都欲言又止,想说些什么,可终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至于龙少爷当天说了那句奇怪的话后,之后好几天都没有怎么和胡小迪说过话了,也没有天天跟着她,每天都早出晚归,不知道去了哪里,又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胡小迪有次好奇有心想问一下,得到的也是不冷不淡的无视,之后她也不再自讨没趣的去理他。

    西蒙和丁其南在小镇呆了差不多半个月才离开,期间还发生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丁其南带着人到小镇的执勤队食堂里大吃大喝,然后又去了学校里面想要拿走医务室里的一些医疗用品,姜茜当然不肯,被丁其南的一个属下给推搡在地。

    郭子立年轻气盛,拿着武器就要去和丁其南的人打起来,结果被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引起众怒,胡小迪和叶辰两人直接找了过去,要求他们道歉放人。

    丁其南怎么可能会轻易妥协,他这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胡小迪也在这里,甚至西蒙也被她所折服,自己的弟弟也对她怀有想法,唐家也对她很是看重,于是心里就有了一个阴暗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这女人给抓起来,以后如果想要提什么条件……

    可是胡小迪根本不现身,于是他打听到了她的朋友和在意的事情,故意借机激怒她,引她现身。

    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结果与他的初衷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那天胡小迪和叶辰找过去,丁其南最开始还装模作样,拽的和二五八万似的不肯见他们,后来又说秘密接见。

    胡小迪开始还不知道他们想搞什么,等两人进去后被一群拿着武器的人包围住后,心里立刻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丁其南得意洋洋的走到两人面前,还十分招摇的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,下一秒他就被卷入了一个陌生暗黑的世界。

    这是丁其南第一次遭遇到这种事情,他惊慌失措的失声呐喊,可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。

    他的那些属下全都消失不见了,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脸色发青的他开始漫无目的的朝前走,然后,他看到了前面有一道光,于是他急忙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在踏入光圈里的一瞬间,他又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。

    那里有花,有草,还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别墅。

    他怔怔的走过去,心中疑惑,他怎么回到了老房子这里。

    正想着,一楼的大门开了,他的母亲走了出来,身边还有个陌生男人,两人十分亲密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丁其南想起来了,他怒吼着朝男人冲了过,那两人发现了他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一拳打到那人的头上,可是男人没有倒,他却一下子被人掀翻在地,太阳穴突突的疼,他颤抖的捂住头部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胡小迪正站在他面前,面色阴沉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连忙爬起来往四周看去,周围的场景又变成了另外的样子,仿佛是在漆黑怪异的山洞里,旁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他急忙看过去,一个人慢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竟然是那个叶辰!

    丁其南瞬间大惊失色,立即质问这两人是什么时候把自己虏到这个地方来的!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胡小迪阴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很嚣张啊,欺负了我的朋友,还拒不道歉?”胡小迪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丁其南刚想要反驳,忽然发现胡小迪的眼睛悠然发出莹莹绿光!而且她慢慢向他伸出的手,上面的五只手指也冒出一根根长长的利爪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经历过严格的训练,丁其南怕是当场就会惊叫出声,想要反驳的话立刻说不出口了,身体都止不住的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丁其南勉强镇定的说,手心里却全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胡小迪没有说话,她懒得和他废话,不过却不停的冷笑,声音在这漆黑的地方徘徊,说不出的吓人可怖。

    “赫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笑了!不要笑了!”

    丁其南捂住耳朵,口中疯狂的大喊,可是那声音仿佛在他的耳朵里扎了根,一下下撞击着他的耳膜。

    最后他双目里闪过一丝狠厉,直接朝胡小迪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他碰都没有碰到对方的一片衣角,就被身后的一股大力扼住了喉咙,那力道渐渐加大,他脸涨得青紫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直接马上就要窒息的时候,那力道突然一松,他整个人虚脱的倒在地上,拼命的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接着,他就看到面前的胡小迪一下子变成了丁佑笙的模样,狠狠的瞪着他,接着又变成了姜茜的样子,指责着他的行为,最后变成了郭子立的模样,向他挥来了拳头。

    这不是幻觉,痛感仿佛雨点一样落到自己的身上,真实的可怕。

    他不敢还手,也无力还手。

    最后等他醒来的时候,下属告诉他,他已经躺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关于那天的事情,他暗中问过所有在场的人,大家都说是在他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晕倒在地,然后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随行的医生吓得半死,可是根本查不出任何毛病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小镇里的一位老医生出手,才让他清醒过来,老医生还交代,这里不是他们能呆的地方,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丁其南虽然醒了过来,可是却莫名其妙的开始发烧,浑身无力卧病不起,他吓得不行,再联系之前遇到的事情和老医生交代的话,立刻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丁其南并不知道南卡小镇除了姜茜,根本没有什么医生。

    西蒙虽然对丁其南的所作所为十分恼怒,可是后者突然变成这样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再后来丁其南执意要离开,不愿意再驻留在小镇,也只能随他自己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西蒙自己,也是准备黯然离开。

    其中继和叶辰谈过一次后,他后来又单独找了胡小迪。

    还没有开口,就被胡小迪拒绝了,说他们永远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让自尊心极强的西蒙差点说不出话来,沉默了半天后才冷笑一声,告诉对方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后来西蒙回想起这事情,还是会十分的郁卒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明显的被嫌弃了么。

    当西蒙和丁其南先后离开,小镇终于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在小镇人们的记忆里,几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浪。

    仿佛一颗小小的石子,落地水中之后,又迅速沉入河底,被人们遗忘。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