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49

    两年前,gb资本忽然易主,业内一片震惊,整个资本市场都为之晃动。其中因由,大家不尽知晓,各种各样的版本层出不穷。新接手gb的,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姑娘。她有着漂亮的学历,却没有亮眼的工作经验,甚至,她才刚刚走出校园不满一年。这样的一个人控制着私募巨鳄gb资本,实在是出人意料。但是gb资本各国分部的boss们集体力挺新主,就连国内著名经济学家齐慕昂也在gb担任要职,并对外宣称全心辅佐新主。这不禁让众人臆想,齐慕昂,和新主顾陶陶,是何种关系。

    顾睿宸不但是gb资本的创始人,更是新主顾陶陶的叔叔,当年他离开gb之后,就在业内彻底消失,甚至再也寻不到他的踪迹,这个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资本大佬,像是人间蒸发一样。两年来,gb发展的如日中天,虽不如曾经发展的那样迅速,可是依然迈入了稳健发展阶段。而顾陶陶,也在市场的质疑声中,交出一张完美答卷。年纪刚刚26岁的她,不仅事业有成,更是性感漂亮,做事果决不拖沓,传说是个工作狂。至今未婚,没有男朋友,鲜少有绯闻传出,唯一的绯闻也在一年前男主角齐慕昂结婚之后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大家一边倒的认为,是她太过强势,才会让男人敬而远之。直到近期,她接受“财经”杂志的专访,访问结尾,谈起了她的个人私事,这是她头一次在媒体前回应这个问题。当记者提起她单身时,顾陶陶伸出手,露出无名指的定制钻戒,笑言:“其实,我并不是单身。一直没有回应这个问题是觉得很无聊,可是传闻越来越多,实在让我很困扰。”顾陶陶被金融业内外的少男、熟男们奉为女神,而此番女神亲自证实并非单身,更是伤透了一众依她为目标,发愤图强的男人心。

    不出差的时候,顾陶陶总是忙到很晚才回家,甚至周末,也要在公司加班。而她一年之中,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全球各地飞,颇有顾睿宸当年的风范。她这样的卖力,为gb的发展,提供了保障,可同时,也让她的秘书和助理们,叫苦不迭。其实,她大可不必如此疲惫,她有足够强大的团队帮她解决各种问题。但是,她就是不想让自己停下来。一旦停下来,就会思念某个人,几乎窒息,整夜失眠,忙碌的生活,会让她没有精力去想。顾陶陶正在房间收拾箱子,她要出差内蒙,但是在此之前,她要先飞沪市参加新生儿百日宴。

    两年前的她绝对想不到,周奕扬会和ada结婚,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。人生,真是的很奇妙。就像曾经,她绝对想不到会和顾睿宸……怎么又想起那个坏蛋,不好不好。顾陶陶甩头的样子,恰好被推门而入的顾奶奶看见。这两年,顾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,很嗜睡,神智也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。医生说,这是老年痴呆的前兆,没有根治的办法,再强大的医学水平,也不能阻止人们衰老的步伐。“陶陶,你又要出差啊?”“奶奶,您怎么上来了?快进来,”顾陶陶赶紧扶着奶奶进房间,扶着她坐在沙发上,“下次不要一个人爬楼梯,多危险啊,您在下面喊一声,我就麻利儿的跑下去了。”“没事,医生说了,我得多走,多运动,陶陶,奶奶啊没有别的期盼,就盼着看见你披上婚事,结婚,幸福风光的出嫁。”顾陶陶偷偷的翻了白眼,又来了。奶奶迷糊的时候,总是会遗忘很多事情,比如她和顾睿宸的关系。奶奶会记得她没有男朋友,没有结婚,总是念念叨叨的让她嫁人。刚开始她还推脱,后来发现无用,奶奶根本不记得。顾陶陶敷衍的应着,她如果不点头,奶奶能一直重复不停的说下去。把奶奶送下楼,她平躺在床上,长吁一口气。顾陶陶举起手,端详着无名指的戒指,喃喃的威胁:“顾睿宸,我很抢手的,你再不回来,我就不等你了!”顾陶陶拥着被子躺下,“已经七百六十三天了,你还不回来。

    好想你啊顾睿宸。”joy半年前嫁人了,不是她那个青梅竹马留学澳洲的男朋友。她出嫁前,拉着顾陶陶哭了好久,喝了酒的joy,借酒发挥,一直骂顾睿宸没良心。那个曾被她奉为大神的人,如今被她唾弃的一文不值,顾陶陶一边安慰她,一边附和,心里暗爽。纪麦翎和齐幕昂,这两个曾经女追男,后来男追女,最后女方耐不住男方的死皮赖脸,也终成眷属,谱写了一段美丽姻缘。ada和周奕扬是奉子成婚,孩子没生之前,顾陶陶有次去沪市,和ada见了面,当时的她可能有些产前抑郁,一点也不像曾经女王一般,而是委屈又急躁,甚至说如果不是不小心中了奖,她才不会嫁给周奕扬。

    顾陶陶明明看见,周奕扬那个曾经和辣妹热吻的浪子,如今鞍前马后的任由ada差遣,不管她怎么生气发火,他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她,然后轻言轻语的安慰,如果不是因为爱,怎么会如此低三下四?周奕扬如今已是usr控股公司的总裁,官至高位,更加人重言威,ada怀孕之后,就休假在家,周奕扬说,要她辞了工作在家相夫教子,ada怎么可能会同意?顾陶陶听说他们家因此燃过几次家庭大战,但是最后无疾而终,ada到底是工作,还是全职太太,依然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也是爱吧,让一个行事果断的女王,在家庭和工作间摇摆不定。会场的大屏幕上,播放的是小朋友从出生到百日的所拍的视频,和照片,从一个皱巴巴的小小孩,变成现在集合了父母优点的小帅哥,短短三个月而已,变化之大让顾陶陶感慨万分。“羡慕吗?”顾陶陶回头,看见坐在旁边的ada,生完孩子后,她身材恢复的很好,不过上围尺寸明显更足,也让她更加性感火热,当之无愧的辣妈。“不羡慕,只有恨。”顾陶陶眯着眼睛说。ada挑眉,“你总说这么直接。”“我就当是夸赞了。”顾陶陶颇有些得意的说。“还没有消息吗?”自然知道她问的是谁,顾陶陶盯着自己杯中的香槟,无声的摇头。想知道他的行踪,其实很容易,身边的人都知道,而她只要稍稍利用网络,也会一清二楚。可是她偏偏不要,两年来,关于他的一点一滴,她都不想知道。知道了,又看不到,摸不着,徒增伤感,不如什么都不知道,反而更好。“那你就这样守着,等着?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人?”“还能怎么办?我收了他的聘礼,收了他的戒指,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但是他一直不回来,谁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是谁,记不记得他曾经做的事情。”“别这么说,richard不是这种人。”顾陶陶皱眉,“你还替他说好话,当年他对你那么冷酷!”“那也好过你好吗?明明就是你,还一副与你无关的样子宣布richard有女朋友,当我知道所谓的女朋友就是你之后,那个打击才最沉重。好像我就是被戏耍的猴子。”ada忍不住的指责,虽然她已经嫁人,生活幸福,可是提起往事,她还是忍不住的吐槽。“抱歉,我的确欠考虑。

    下次一定注意。”ada失笑,高声反问:“还有下次?”顾陶陶开心的笑开,刚刚在眉间的阴郁也一扫而空,看见放在桌上的电话屏幕闪烁着,她拿起电话,“嗯,好,在楼下等我。”收了线,顾陶陶抱歉的看着ada,“我要坐今晚的班机飞内蒙,现在恐怕就要走了,等下次有空,再来看你。”ada忽然拉住顾陶陶的手,“别把自己逼太紧,不是每一项工作都要你亲力亲为的。”“我知道,走了。”顾陶陶懂大家的意思,大家也明了她的心思。偏偏呢,有人不懂,两年了,还不愿回来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可恶了!gb资本在内蒙投资了一个黄金矿,黄金这种东西,风险太大,投了钱,装了设备,结果开不出黄金,赔了钱不说,连信誉也赔进去。所以对于矿权的投资,gb一直很谨慎,她这次不但亲自前往,还从科学院请了数个业内专家前往,就是要确保万无一失。顾陶陶抵达呼和浩特,又辗转了火车、汽车,天亮的时候,才到达目的地,一个与邻国接壤的小城市。因为接壤,有界碑需要注意,开矿也会不小心就开出国界,这也是他们需要注意的风险之一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顾陶陶一行人就马不停蹄的进矿视察,当地地质局和招商引资的主要干部都前来陪同。近年来,这座偏远的小城快速发展,从贫困落后,到如今是整个省内gdp增速最快的城市。不仅开发了旅游线,带来了巨大的商机,更是引入了不少的商业投资,矿能、风能得到快速发展,零售商贸也日益蓬勃。说起原因,传说是因为两年前来了个一位年轻市长。这位市长雷厉风行的作风让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新官上任三把火,砍掉了很多无用的虚职,扩大了招商和旅游,充分发挥了这样一个深处草原地带城市的优势。

    顾陶陶几乎一夜未眠,又这样奔波了一天,体力有些不支。齐慕昂看着她力不从心,数次劝,她都不听。招商局长看见她脸色苍白的样子,便说:“顾小姐,反正这矿区一天也看不完,不如今天就到这里,我们来日方长。市长吩咐我们无论如何要宴请远道而来的贵宾,我们现在开始出发,到市里刚好赶上晚饭,您看如何?”顾陶陶头重脚轻的厉害,不停的出虚汗,只能点头答应。回城的路上,顾陶陶歇在齐慕昂的臂弯里,沉睡着。果然,她还是太疲惫了,这样长期下去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的穆申摊摊手,他也很无力,这个新老板和前老板一样,脾气执拗,完全不听劝。市领导在当地最豪华的饭店宴请了gb一行人。可是这位市长大人,实在是很大牌。所有人落座,转等他一个人,他却迟迟未到。市委领导们生怕远来的贵宾等着急,一直重复说市长马上就到。市委副书记解释说:“我们这位市长,年轻有为,来了两年让我们这个贫瘠的小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现在他要马上就要调回京,离开前不放心,便带着人走遍市辖下的所有区县镇乡,这些天他一直在忙这些事,所以今天才会迟到。

    各位都是远来的贵客,让大家久等很抱歉,也请大家体谅一下。”齐幕昂点头说等等是应该的,还和副书记认真讨论了一下发展规划,听了一下素未谋面的市长的光荣事迹。顾陶陶现在不想吃饭,不想见师长,只想回房间躺下好好休息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休息不足,她的心很慌,心跳很快。齐慕昂看出了她神色间的不耐,附耳安抚了几句,顾陶陶勉强点点头。终于,那位市长姗姗来迟。推门而入,接着就听见他朗声的笑,还有随之而来的抱歉,“实在不好意思,让各位久等了。”一屋子的人在这一刻都停止了说话,偌大的包间里宁静能听见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。这位风尘仆仆匆匆赶来的市长,为何捧了这么一大束玫瑰花?大家都在愣怔中,招商局长最先回神,赶紧起身,介绍说:“这位就是我们的叶宁,叶市长。”齐慕昂瞄了一眼身边从刚刚就埋头不语的人,笑着问道:“叶市长真是大忙人,听说赶了很远的路回来。红玫瑰,很漂亮。”“谢谢,不知道我老婆会不会喜欢。”这句话,让在座的诸位市委领导,诧异万分。叶市长,什么时候结婚了?叶市长走向那个从他进门,就把头深深埋起来的人,声音越发低沉:“我老婆让我今天向她求婚,我也没什么准备,勉强凑了99多红玫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。”“叶市长之心日月可鉴,自然能抱得美人归。”齐慕昂依旧波澜不惊,在座的诸位除了gb的人之外,都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。捧着一束玫瑰的叶市长,干什么一直盯着人家gb的顾小姐?顾陶陶不敢抬头,在听见他声音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就像泄闸的洪水,如何也收不住,她的耳边已经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,只有他的。他说,要求婚,凑了99朵红玫瑰,不知道会不会成功。顾睿宸单腿跪在她身边,把花捧到她面前,不明真相的人这一刻终于明了,却激动的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顾睿宸看见她紧紧绞在一起的双手,看见被眼泪打湿的裤子和手背,几乎听见她抽泣的声音,她瘦弱的肩膀在轻轻抽动,他从进门那一刻就压抑着把她马上拥入怀的冲动,走到她面前,捧着花,向她求婚。她说过,如果不是要她结婚,就不要出现在她面前,不要打电话,不要短讯,不要和她有任何联系。如今,他终于等到了,这一刻,他像是等了一世那么久。“陶陶,嫁给我。”顾睿宸说话之后,才发现声音是颤抖的,他激动,兴奋,甚至有些害怕。顾陶陶抿掉眼泪,厉声说:“不要。”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顾睿宸都傻了。“没有戒指,谁要嫁给你?”顾陶陶偏头,努力用着满腔怒气盯着他看。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啊,终于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他面前。她满脸泪痕、双眼通红,她梨花带雨又满腔怒火的样子,在他眼里是那么的好看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抱着她,吻她。可是,她不答应,她要戒指。戒指?戒指在她手上,哪还有戒指。齐慕昂的存在当然是为了好朋友排忧解难,瞄见了桌上的易拉罐啤酒,他拿起一罐打开,取下拉环递给顾睿宸。顾睿宸感激万分的看了看齐慕昂,接过拉环,小心又忐忑,“戒指回头补,今儿用这个代替,成吗?”顾陶陶眼里的顾睿宸,一直是模糊的,两年没见,他有什么变化?有没有瘦?是不是很苦很累?可是她总是看不清,眼泪不停的涌,把顾睿宸隔在水幕之外。

    顾睿宸拉起她的手把指环套上去,如待珍宝一般,轻轻擦掉她脸上的眼泪,把她紧紧拥在怀里。“嫁给我,陶陶。我爱你。”顾陶陶紧紧环住他的腰,把两年来对他的思念和爱变成眼泪,一股脑全蹭在他的衣襟上。四周的鼓掌、起哄,她什么都听不到,她的眼里和心里,只有他。可是,她想要的求婚,不是这样的。一点都不浪漫,也不美,连玫瑰,都像打了霜一样蔫蔫的,但是她再也不要拒绝。顾睿宸贴在她耳边,不停的说话,用只能他们听到的音调,说情话,说思念。

    说他马上就会调回京城,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她,永远守着她。作者有话要说:这个结尾的确很仓促。原因是蚂蚁必须赶着去写出版文,7月底交稿,满打满算两个月,可是我手里只有一个开头,我又不想这一篇停在中间,我自己不爽,你们看的也不开心,干脆暂时完结。后续有可能会继续补一些内容,补一些番外,但是近期肯定没时间也没精力的。最后,顺便把新文推一下。米错,就是老乔和颜颜的文!也就是出版文。《彼时情深,此时意浓》快戳这只贱贱的罗布布→_→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