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一

小说:朝歌叹晚欲长安 作者:悠苒子
    寻到君乾时他正在御书房议事,叶安安不顾侍卫阻拦,洒了把迷魂香便飞奔入内,见到君乾后,却又硬生生的停下步伐,站在房堂中央。

    看见叶安安前来,君乾喜形于色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,随后环顾一圈左右两侧的大臣,沉声道:“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大臣也是明眼人,连忙退下,空荡的房间只留下叶安安和君乾二人。

    君乾连忙起身,“安儿,你醒了?”

    行至身旁,“怎么样?可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    伸手想要握住叶安安的肩膀,叶安安不可抑制的往后一退,躲闪开来。

    君乾心头一痛,失落的松开手,垂眸,看到叶安安通红的双脚,又是一阵紧张,不禁责怪道:“怎么又忘记穿鞋了?不是说你身体不好吗?这次你大病…”

    “君乾,够了!”

    叶安安低声怒吼,打断君乾的话,讥笑:“你不觉得恶心吗?君乾收起你假惺惺的面容,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君乾满眼受伤,“你认为我对你的好都是假惺惺的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叶安安嘲讽,“不是你亲口说的吗?难不成你忘了?无妨,你忘了,我便帮你回忆回忆,云崖山上,可是你亲口说的你不爱我!”

    “安儿,你听寡人给你解释…”君乾一脸的慌张,“其实…是父皇拿寡人母妃的性命要挟寡人打开城门的…”

    叶安安怔怔的看向君乾,只有无尽的冷笑,“晏贵妃已经死了,如今你拿她做挡箭牌,君乾…你真够狡猾的!”

    君乾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安安,“你是这么认为的?安儿,你不应该这样?不应该这样想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应该这样?我应该什么样?像个傻子一样任你玩弄于股掌之中?君乾…我真的受够了!受够了爱你,受够了恨你,甚至是欺骗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打开城门,朝歌不会亡,父皇母后不会死!如果不是你引狼入室,我们的孩子…云安他就不会连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权利都没有…”

    “君乾…或许你有你不得已的苦衷,那你何曾想过我?你的一念之差,就要我最爱的人为你陪葬!朝歌万千百姓!他们的性命我们拿什么来还?!”

    叶安安怔怔的站在原地,冰冷的声音,泪流满面的声声哭诉着所有的悲伤。

    君乾哑言,悲痛欲绝的注视着叶安安却硬生生说不出辩解的话,“安儿…”

    叶安安忍住哽咽的冲动,冷漠的询问:“你说你会放君临离开…他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君乾躲闪着目光,避而不答,“寡人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安安冷笑,“到现在你还要欺瞒于我,你答应我放过他,为何要将他关进天牢?!”

    君乾眸子中闪过一丝狠戾,“放虎归山,寡人做不到!”

    叶安安冷眼看着,话也没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君乾连忙追了上去,刚踏出金銮殿,叶安安便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君乾守了叶安安三日,却仿佛像是只守了三个时辰一般。

    脑海里回荡着司徒敬的告诫,两年之期已至,就算是醒来,也活不过一日。

    叶安安醒来那日,殿中候着七八个宫女为其梳妆打扮,凤冠霞帔,倾城又倾国。

    皇宫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,九层高台上,君乾小心翼翼的牵着叶安安的手,与其共享百官祝贺。

    “安儿…你是寡人的皇后,唯一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君乾…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期待一场婚礼,不需要有多么的豪华,甚至也不需要别人的祝福。可是我失望了一次又一次,今日,我终于等到了…可是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…”

    说着,鲜血从嘴角流出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君乾惊呼,连忙扶着叶安安。

    “君乾…记住是你害死了我,害死了我们的孩子…是你亲手毁掉了我们所有的幸福…我要让你这辈子永远都生活在痛苦…中…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…生生世世…”

    “安儿,对不起…对不起,都是寡人的错,都是寡人不好…”

    天泽十三年,皇后叶安安大婚当日离世,皇上从此不问朝政,为皇后修葺一座胧月殿,日日守护。

    大婚当日,废太子君临在天牢中神秘失踪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后一个月,朝歌遗孤现世,原是仞家军统帅韫玉后改名为朝帝,率领大军势不可挡的攻入天泽,后又有北戎等多方协助,一时间,天泽大军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不出二十日,便抵达长安,长安百姓人心惶惶,但长安有高大的城墙易守难攻,不过攻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准备进攻长安的前夕,有一儒雅的男子带着一软绵绵的娃娃进入皇宫的胧月殿。

    正守在叶安安身旁的君乾听闻有动静,大声呵斥,“干什么的?!寡人不是说无论什么事情都不玩来打扰寡人吗?要打就让他们打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一国皇帝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响起,君乾转头看去,望见季风缓步入内。

    嗤笑,“你是来看寡人笑话的?还是过来炫耀你们即将取得的胜利?”

    季风摇摇头,“过来看看安儿…”

    目光落到躺在冰床上的叶安安,睡得是那般的安详。

    “君乾,你可记得你曾许诺过我一个承诺。现在你已经是一国之主,应该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君乾看看起身,头发凌乱,满身的酒气,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宫中的奇珍异宝随便拿!想要什么就拿什么!”

    季风缓缓的摇摇头,“我只要一样,叶安安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君乾猛地睁大眼睛,暴怒道:“除了叶安安,别的什么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叶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不敢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说着,猛地上前拽着季风的领口威胁道。

    季风还未开口,忽然听到一阵哭声,君乾低头一看…竟是一个软绵绵的小娃娃正扯着季风的衣袖。

    心头忽的一软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孩子多大?”

    “再有一个月便一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个月…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…如果当初我和安儿的孩子没有死的话,应该也有这么大了…”

    季风“嗯”了一声,弯腰抱起娃娃,哄道:“云安不哭…季风爹爹在…”

    君乾猛然一惊,惊诧的看着孩子,问:“你同他叫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云安,云鹤神医的云,叶安好的安。”

    君乾彻底惊呆住了…接连往后退数步,“这不可能!这不可能!云安已经死了!司徒神医说,云安一出生就没有了呼吸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呼吸,只不过后来救了回来…君乾,他是你的孩子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君乾眼眶泛红,无论他相信与否,他宁愿相信他的云安没有死…

    轻轻的抚摸着云安的脸颊,看着他和叶安安一样的眸子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许久,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放弃抵抗。”季风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拥护朝歌遗孤,这孩子有一半朝歌的血脉,如果你甘愿将皇位拱手相让,我敢用性命担保,这孩子日后定能继承朝帝的皇位!”

    君乾轻笑,留念的看着软绵绵的娃娃,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季风眉头一皱,“你要拒绝?”

    “不…我会将皇位拱手相让。这孩子就让他做一个悠闲的王爷,一辈子不参与皇位争夺之中,平平安安度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季风留给君乾父子一些时间,临别时叮嘱一句,“其实还有一个条件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斩草除根,况且你对于朝歌犯下的罪行,是没有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…寡人会以死谢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季风抱着云安匆匆离开,行至门口之时,君乾叫唤住季风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孩子他的身世。如果他有所怀疑…就告诉他…他的父皇母后很爱他…是他的父皇对不起他母后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天蒙珑珑的亮,微光洒进胧月殿中,君乾轻轻握住叶安安的手。

    “安儿…天亮了…你怎么还不醒呢?罢了…无妨,寡人陪你。”

    天泽十三年,朝歌进攻长安的清晨,天泽皇帝自杀于胧月殿,永远陪伴着他的皇后。

    城门洞开,朝歌大军不费一兵一卒攻入长安,朝歌复立,三国重新洗牌,季风和三公主为西北王侯,云安坐拥天泽,但年纪小,便养育在西北王侯身边,韫玉时不时也会去看她。

    至于南夷改名为南疆,有一个神秘的部落执掌权政。

    —全文完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