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无字石碑(大结局)

小说:玉之觞 作者:宣娇
    重耳把医衍找来,如此交待一番,医衍立刻下去安排。赵衰又找来了两套卫兵的装束,与重耳穿上了,拿着长戟,走出营帐外,装作是巡夜的卫兵,一同往天子的营帐来。

    周天子的营帐单独建在一高地上,两人走至周天子的营帐附近时,医衍已遵照重耳的吩咐,将下了蒙汗药的酒送到天子的营帐门口,交给守卫的虎贲,只说是天寒夜冷,晋候送给大家暖暖身子的。几个虎贲谢过了,拿过来就往嘴里倒。

    待几个虎贲全部躺倒在地后,便由医衍望风,重耳和赵衰绕到营帐后面。重耳用长戟把大帐的外罩和内里的毡布割开了一道,然后向里窥望。见营帐中有两个人,正是天子姬郑和那刺客,刺客身上的绳索已被解开,跪在姬郑面前,向姬郑磕头不迭。

    姬郑道:“孤家虽然放了你,你离开此地后,不可再去见郑伯,也不能再回郑国,以免让晋候起疑。”

    刺客连声道:“天子的恩德小人没齿难忘,只是在下这一走,晋候那里怕是天子不好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孤家毕竟是天子,他这个诸候之长还是孤家册封的,他能拿孤家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小人有一事不明,不知天子可否赐教?”

    “念你对叔詹一片忠心义胆,但讲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天子既然当初让晋候当了诸候之长,为何后来又帮助郑国和卫国反叛,对晋候诸多挈肘呢?”

    姬郑冷冷道:“天下本就没有不散的宴席,当初天下无主,楚国对中原虎视眈眈,意欲北上侵伐,诸候国纷纷投靠楚国,放眼天下,除了晋国,还有谁能与楚国一较上下,所以孤家不惜让人将结缡从楚恽那里偷来,送给晋候。可晋候当了诸候之长后,却愈发不把我这个天子放在眼里,灭了曹国,暗杀卫候,攻许伐郑,哪一件是得到孤家允许的。孤家此番带他来泰山封禅,孤家才是这天下的主人,周朝的天子,率土之滨莫非王土,率土之臣莫非王臣,孤家还没死呢,他重耳就自称为霸主,号令起诸候来了,让孤家如何咽得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刺客不解道:“可是天子不是已经把结缡给了晋候吗,得结缡者得天下,这天下迟早是晋候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结缡是天下至宝没错,但此玉石自现身于世,就历劫无数,被世人你争我夺,见证诸多杀戮,早已为邪祟妖灵所魅惑诅咒,成为不祥之物,得到结缡,虽能称霸一时,但也必须付出代价,否则天下哪有如此便宜的事。黄帝当初将结缡封印在地下,并藏了起来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此事除了我周朝的史官,再无外人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黄帝既然将结缡藏起,天子为何还要让结缡再重见天日呢?”

    提及此事,姬郑懊丧之外又不乏愤恨之意,咬牙道:“想我周朝建立之初,文王武王分封诸候,共分封了数千诸候,海内四野,近郊远僻,谁不来向天子朝觐进贡,那时的洛邑,真正是街巷充塞,行人如织,车马如堵,可如今呢,诸候国发誓效忠于王室的盟书还放在太史府里,可人却已不知所踪,人人都各自为政,为了扩大自己的地盘,相互吞并侵伐,将当初的誓言抛之脑后,百年之间,数千诸候只剩下了不到数十,剩下的也是你争我夺,愈演愈烈,孤家这个天子还有谁放在眼里,别说将孤家的命令视若无睹,就是每年例行的朝贡也是时有时无,以次充好,孤家除了让他们相互制约以外,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?这结缡不过是孤家的一个手段而已,谁能为我所用,孤家就将他扶上去,若不趁孤家的意,孤家也能想法将他拉下来。孤家要让所有人知道,这天下是我周天子的,不是他齐小白或晋重耳的……”

    重耳站在幕次外,只觉得浑身发凉,手脚厥冷,心中却有一团火焰慢慢升腾并且灼烧起来,似乎要将胸腔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赵衰见重耳脸色大变,忙上前牵住重耳的衣袖道:“主公,那边有周兵过来,咱们还是先离开此地的好。”

    夜间一阵寒风吹来,重耳浑身一个激灵,心中的怒火暂时消退下去,与赵衰回到自己的营帐中来。

    回到帐中,重耳将手中的长戟朝下重重一击,直插入地,恨声道:“这个姬郑,欺人太甚,寡人为他驱逐了姬带,扶他重新登上了王位,又召集诸候,共同宣誓为他效力,这么多年来,寡人对王室供奉不断,何时亏欠过他,他竟然想出如此卑鄙的手段对付寡人,将一块不祥之石相赠,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帮助寡人成就霸业,怪不得自从寡人得了这块玉石,就灾异不断,今日还几乎断送了性命,这口气让寡人如何咽得下?”

    赵衰向重耳跪下道:“末将斗胆,有一句话不得不说,还请主公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重耳长叹一声,“有什么你就说吧,寡人如今还有什么听不得的?”

    “主公难道还不知道,主公能获得天下霸主的地位,并不是因为有了结缡,而是主公多年来发奋图强的结果吗?主公在外流亡十九年,虽然历经磨难,始终不忘初心,坚持操守,终于得到楚王的认可、秦君的帮助,一朝回国当上国君。主公又在国中励新图治,勤政爱民,将晋国治理得上下一心,井井有条,这才有了与楚国相抗衡的实力。城濮一战,主公不拘一格降人才,任用贤能,步步为营,逐步削弱楚国的实力,而主公大战在即,依然不忘当初对楚王的许诺,诚信守诺,使得我国军心更加稳固,敌军惰怠,最后才取得城濮大战的胜利,这些都是主公和众将士的功劳,与结缡又有何干?”

    重耳犹豫道:“可寡人当上霸主后,却屡遭不顺,诸候背盟,秦君离心,弘德还因为结缡而滑了胎,此次寡人泰山封禅,虽侥幸逃脱性命,魏犨却身中剧毒,恐怕命不保夕,这难道不是结缡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结缡纵然是不祥之物,但主公屡遭不顺,却实在与结缡无干。请主公自问,你多次召集诸候,率兵攻打许国郑国,又问罪卫候,囚禁曹君,难道不是出于私心吗?只因为当初这些国家不曾礼遇主公,主公便耿耿于怀,一心要报当年的仇怨,于是行霸者之令,将诸候各国当成主公的利剑,征伐四方。想当年,齐桓公九合诸候,北击山戎,南抗荆楚,帮助卫邢抗击戎人,修建国都,调停诸候国的纷争,维护王室的威严,齐桓公一心为公,才成就了赫赫霸业,即便如此,众人对于齐桓公还有不少微词,如今主公召集诸候会盟,完全是出于私利,又怎会有吉利可言,灾异频现,实在是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寡人曾经亲眼看见结缡中现出异象,预兆了寡人终有一天会成为真正的霸主,天下诸候都会向寡人臣服,这还能有假?”

    “天下万物,都是先有端倪,几经变化繁衍,然后再产生形态,如同龟卜、占筮一样,也是事情有了起缘,才能进行预测,龟卜用裂纹显示预兆,占筮用筹策彰显形势,都是因为先有了人事因缘,心中有所妄念,才会出现预兆,所以不同的人看卦象也各有不同,结缡显现的预兆也是一样,若不是主公心有所念,情有所执,结缡又何来异象可现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一切都是寡人咎由自取,怨不得周天子,也怨不得任何人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有冒犯之意,但依末将之愚见,泰山之颠上,结缡内现六龙争斗,早已含义自明。《易经》全卦中,第一卦乾卦,便是以龙为象征,乾天坤地,乾坤共生六子,乘六龙以御天,生生变化不息,与日月星辰和四时事物一同消长。一龙虽有才德,但未逢其时,不得所用。二龙正是立身显名之时。三龙常居安思危,可保无忧。四龙腾跃在渊,欲进未进。五龙一飞在天,云行雨施。六龙有亢,以高致危,盈不可久,如今主公正如同那亢龙有悔,已是全盛之时,正宜居安思危,见机而退,否则日中则昃,月盈则亏,岂不映正了玉石中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的景象?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重耳默然不语,赵衰退下后,重耳这一晚辗转反侧,再难入眠,多年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,狐偃临终前的话如灵光闪现,在重耳脑中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重耳掏出怀中的结缡,夜色中的玉石,散发着莹透的微光,如月亮的清辉、淡淡的,却让人生出无限遐想,握紧这一方玉石,如同掌握了世间所有的美好,也握住了所有的不幸。

    第二日,周天子率领诸候登临梁父山祭祀地神,众人祭拜完毕,姬郑命人在石碑上刻字,国君们请重耳题字拟文。

    重耳推辞道:“天以高为尊,地以厚为德,所以增泰山之高以报天,增梁父之厚以报地,王者乃天命所授,立碑刻石,告天下太平,祈天神护佑,此乃天子的职任,寡人哪里敢居先?”

    姬郑笑道:“晋候乃是诸候之长,天下霸主,这个石碑自然由你来题更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当年天下祥瑞频现,天帝赐下福祉,所以禹舜登泰山而封禅,天人相会,禹舜不敢居功自傲,借祭祀之机审查自己的过错,商汤周武,登泰山祭祀时,依然不忘兴必虑衰,安必思危的道理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才有了后世百年的兴盛不败,而寡人文不比文王,武不敌武王,德不配商汤禹舜,哪里敢行题碑之举。”

    重耳又拿出结缡,道:“此玉石乃霸者所有,当初黄帝掌管天下,荡敌寇,播五谷,创文字,制乐器,定干支,教化万物,光辉如太阳一样照临下土,所以才能拥有如此天下至宝。寡人才疏德浅,不过凭着侥幸,在城濮一战中赢了楚国,得蒙天子信任,赐予诸候之长的尊号,寡人上不能承天之志,代天而布化,下不能体民疾苦,施行于万民,实在是有负霸者的称号,更不敢私藏这天下至宝,这枚玉石就将他交还给天地神灵,让神明决定它的归属吧。”

    重耳说完便扬手一挥,将结缡扔下了万丈悬崖,众诸候一时都瞪目结舌,片刻后反应过来,也有跌脚大呼可惜的,也有摇头唏嘘的,还有连声称赞重耳贤明的。

    姬郑干笑两声,道:“难得晋候如此大彻大悟,让孤家十分欣慰,只是可惜了这一块玉石,从此天下再也没有能为世人所公认的至宝了。”

    重耳哈哈大笑,“世上哪里有真正的宝贝,不过是世人的贪嗔之心在作祟罢了,争来抢去,总不过为了一个利字,任那结缡再好,于一个三岁孩童而言,也只是一块顽石。天下之贵,莫过于人的一片至诚之心,天无私覆,地无私载,日月无私照,人若大爱无私,还有比这更难能可贵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众国君闻言,都向重耳行跪拜大礼,姬郑也是一时羞赧无言。

    重耳又让人在山顶上立一石碑,上面却无一字,以取大爱无言,大美无声之意。

    从此这一无字碑,立在泰山顶上,栉风雨,沐寒暑,俯视万物,仰观天地,历时千载百代而不倒。千百年来,朝代更迭,俗世变换,泰山之颠每每有游人前来观赏,站在这一块被雨水冲刷得斑驳发白的石碑前,都猜测纷纷,也许这一块石碑,本就是一好事无知之辈所立,根本就毫无来由,唯愿博世人一笑而已。(全书完)